八年级语文下册第三单元红色经典第6课《绞刑架下的报告(节选)》课文解析素材北师大版

发布于:2021-09-23 16:10:30

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课文解析
还差五分就要敲十点了。这是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一个美丽而温润的春夜。 【品味】 “一个美丽而温润的春夜”却暗藏杀机,反衬后文被捕后严刑拷打的惨烈。 我急急忙忙地走着——按照化装成跛脚老头这个角色所能允许的速度尽快走着,—— 要在大门上锁之前赶到叶林涅克家,我的“助手”米列克在那儿等着我。我知道,这次他不 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我也没有什么要告诉他的,但是不去赴约,很可能会引起惊慌 ——主要的是,我不想让我们这两位好心肠的主人产生不必要的担忧。 【品味】 “主要……担忧”一句,表现了作者对革命战友的体贴关心。 他们用一杯茶招待我。米列克早已在那里等我了,——除了他,还有弗里德夫妇。这可 又是一次不谨慎的行动。 【品味】 画线句为下文的被捕埋下了伏笔。 “同志们,我很高兴见到你们,但不希望这样大伙聚在一起。这样最容易把我们引向监 狱和死亡。要是不遵守秘密工作的规定,就得停止工作,因为这样不仅对自己有害,而且还 会连累别人。明白吗?” 【品味】 画线句表明了作者作为革命者的警觉,再次为下文被捕张本。 “明白了。” “你们给我带来了什么?” “五月号的《红色权利报》。” “好极了。你怎么样,米列克?” “老样子,没什么新闻。工作进行得还好……” “好了,就这样吧。五一后咱们再碰头。我会通知你们的。再见!” 【品味】 画线句表明作者想抓紧时间离开,再次说明此地暗含杀机。 “再喝杯茶吧,先生!” “不,不了,叶林涅克太太,我们在这里的人太多了。” “至少再来一小杯吧,我请求你。” 新斟的茶冒着热气。(①“我”明明知道这次秘密会面没什么要紧的事,而且有生命危 险,“我”为什么还要去呢?) 【品味】 “冒着热气”足见主人的好客。 【段解】写“我”和战友们秘密会面。
1

有人按铃。 现在不是深更半夜吗?这会是谁呢? 来的客人没有耐心,把大门敲得咚咚直响。 “快开门!我们是警察!” “快到窗口去!快跑!我有手枪,我来掩护你们撤退。” 【品味】 画线句体现了“我”舍己为人的精神品质。 晚啦!秘密警察已经站在窗下,用手枪瞄准了房间。他们砸开了门,从过道偷偷地涌进 了厨房,闯入了房间。一个,两个,三个……九个男人。他们没看见我,因为我正站在他们 背后,在他们打开的门后边。我能够不慌不忙地射击。但是九支枪瞄准着两个妇女和三个赤 手空拳的男人。如果我开枪,他们就会比我先被打死。假如我开枪自杀,枪声也会引起射击, 他们仍然不免要成为枪下的牺牲品。倘若我不开枪,他们也许会在监狱里待*肽昊蛞荒辏 将来革命会把他们当中活着的人解放出来。只有米列克和我不可能从那里出来,敌人将折磨 我们,——从我的嘴里他们是什么也捞不到的,而从米列克那里呢?这个人在西班牙打过仗, 在法国集中营待过两年,在战争期间又秘密地从法国回布拉格来的,——不,这种人是不 会叛变的。我考虑了两秒钟,也许是三秒钟吧? 【品味】 画线句是心理描写,展现了一位把同胞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 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形象。他站在闯进来的敌人背后,可以开枪逃命,免受苦刑。但是这样一 来,他的同志却免不了要死于非命。他无私地选择了自我牺牲以及忍受苦刑。 如果我开枪,那也于事无补,只有我自己可以免受苦刑,但因此将会有四个同志白白地 牺牲生命。不是这样吗?正是这样的! 于是决定了。 我从隐蔽的地方走了出来。 【品味】 “从隐蔽的地方走了出来”说明“我”顾全大局,舍己救人,为保护同志, 甘愿被捕。 “哈,还有一个!” 照我脸上打了第一拳。这一拳几乎要了我的命。 【品味】 “几乎要了我的命”,词语简洁而利落,突出了敌人的残暴凶狠。 “Hande auf!”。 接着就是第二拳,第三拳。 【品味】 “第二拳”“第三拳”给人以难以想象“我”所受到的摧残之感,从侧面表
2

现出“我”的坚强。 我早就料到了这一手。(②这句话有什么含义?) 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现在变成了一堆倒翻的家具和各种什物碎片。 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Marsch!” 他们把我推上汽车。手枪一直对着我。 【品味】 “手枪一直对着我”是害怕“我”反抗,中途逃跑。 途中就开始审问了。 “你是谁?” “霍拉克教师。” “你撒谎!” 我耸了耸肩。 【品味】 “耸了耸肩”这一动作描写,突出了“我”的镇定与从容。 “坐好,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你开枪吧!” 代替枪弹的又是拳打脚踢。 我们从一列电车旁边经过。我觉得电车好像扎着白色的花彩。难道这个时候还有婚礼电
车,在这深更半夜里?大概是我开始发烧了。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一次拷打。 佩切克宫。我原以为不会活着进到这里了。现在差不多是跑着上到四层楼。啊,原来这
里就是有名的Ⅱ一 A1 反共科!我倒有些好奇起来了。 【品味】 “好奇”一词用在这里,表现了“我”对敌人的蔑视。 那个瘦长个子的负责抓人的头目把手枪放进衣袋里,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他给我点上
一支香烟。 “你是谁?” “霍拉克教师。” “你撒谎!” 他手上的表指着十一点。 “搜身!” 开始搜查。他们脱去了我的衣服。
3

“他有身份证。” “用的是什么名字?” “霍拉克教师。” “查对一下!” 打电话。 【品味】 “打电话”的目的是核实“我”的身份的真伪。 “当然没有登记。证件是假的。” “谁给你的身份证?” “警察局。” 一棍子打下来。两棍子。三棍子。我用得着数数吗?朋友,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 未必用得着这个统计数字。 【品味】 画线句说明作者具有坚强的革命意志,面对严刑拷打仍从容不迫。 “你叫什么名字?说!住在哪儿?说!同谁有联系?说!秘密联络点在哪儿?说!说!说!不说就 打死你!” 一个健康的人能经得住几下这样的毒打呢?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二次拷打。 收声机播送出午夜时刻的信号。咖啡馆关门了,最后的顾客回家了,情人们还流连在门 前难分难舍。瘦长个子的秘密警察头目愉快地微笑着走进屋来: 【品味】 “愉快”“微笑”写出了敌人的得意神态,同时也暗示有人叛变。 “一切都弄清楚了,——怎么样,编辑先生?” 谁告诉他们的?叶林涅克夫妇吗?弗里德夫妇吗?可是他们连我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呀! “你瞧,我们全知道了。说吧!放聪明点。” 【品味】 “放聪明点”,是敌人的阴谋,是在引诱作者背叛革命。 专门的词汇!“放聪明点”的意思就是背叛。 我可不聪明。 【品味】 “我可不聪明”,用词简洁、明快,体现出英雄的坚定和清醒。 “把他捆起来!给他点厉害尝尝!”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三次拷打。 一点钟。早后一辆电车回厂了,街上空无人迹,收音机向它最忠实的听众敬祝晚安。 【品味】 “一点钟……晚安”,罗列了百姓的日常生活,表现了作者对生命的热爱。
4

“还有谁是中央委员?电台设在什么地方?印刷所在哪儿?说!说!说!” 现在我又能够比*簿驳丶扑愠榇虻拇问恕 我唯一感觉得到的疼痛,是从那咬烂了的嘴唇上来的。 “把他的鞋脱掉!” 真的,脚掌上的神经还没有麻木。我感觉到了疼痛。五下,六下,七下,现在仿佛棍子 直打进了脑髓。 【品味】 “仿佛棍子直打进了脑髓”是文中为数不多的形容性语句,表现了作者非凡 的忍受力。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四次拷打。 两点钟。布拉格在酣睡中,也许什么地方有孩子在睡梦中啼哭,丈夫在抚摸妻子的肩膀。 “说!说!” 我用舌头舔了舔牙床,想努力数清被打掉了多少颗牙齿。但怎么也数不清。十二、十五、 十七颗?不,这是现在“审问”我的那些秘密警察的数目。他们当中有几个显然已经疲倦了, 而死神却迟迟不来。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五次拷打。 三点钟。清晨从四郊进入城市,菜贩向集市走来,清道夫们打扫街道。也许我还能活一 个早晨。 他们带来了我的妻子。 “你认识他吗?” 我舔了舔血迹,不想让她看见……这未免有点幼稚,因为我满脸都在流血,连指尖也在 滴血。 【品味】 “我舔了舔血迹,不想让她看见”,是怕她看见自己的样子伤心痛苦,做出 不理智的事。 “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 她这样回答,没有流露出一点恐惧的神色。亲爱的!她恪守我们的约言,任何时候也不 承认她认识我,尽管这样做现在已经无济于事了。究竟是谁把我的名字告诉了他们呢? 他们把她带走了。我尽力用最快乐的目光向她告别。也许这目光一点也不快乐。我不知 道。 【品味】 画线句体现了“我”对亲人的深情。这是一个能够忍受非人折磨的人,在
5

这种情况下,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苦难,把照顾妻子的感情放在第一位,他想安慰妻子,以 减轻她的痛苦。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六次拷打。 四点钟。天亮了还是没有亮?蒙上了厚布幔的窗户不给我答复,而死神仍不见到来。我 应该去迎接他吗?应该怎样去迎接呢? 【品味】 画线句说明“我”寻求解脱,希望摆脱这非人的折磨,准备迎接死神的到 来。 我打了谁一下,然后就跌倒在地上。他们用脚踢我。在我身上乱踹。好啦,这样就会死 得快些啦。一个穿黑衣服的秘密警察一把抓住我的胡子,把我提了起来,得意地笑着给我瞧 他手里一绺刚拔下来的胡须。实在可笑。现在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段解】写敌人对“我”的第七次拷打。 五点,六点,七点,十点,中午了,工人们上工又下工,孩子们上学又放学,商店里做 着买卖,家里烧着饭,妈妈也许正在思念我,同志们也许打听到我被捕了,正在采取安全措 施……以防我供出来……不,你们不用害怕,我是不会出卖的,请相信我吧!总算离死不远 了。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热病中的噩梦。拷打一阵之后是泼凉水,接着又是一阵拷打, 又是:“说,说,说!”可是我还没有死去。妈妈、爸爸,你们为什么把我养得这样结实 啊?(③文中“五点,六点……安全措施”,是作者亲眼看到的吗?表现了作者什么样的情感?) 【品味】 画线句罗列了百姓的日常生活,表现了作者对同胞的关切。 画线句是对拷打的嘲讽,对死亡和痛苦的蔑视。 【段解】概述敌人在五点至中午这段时间里对“我”的一次又一次拷打。 下午五点钟,他们一个个都疲倦了。拷打现在已经稀疏,间歇很长,多半只凭一种惯性 才打两下。忽然,从远方,从那遥远遥远的地方,响起了一个像爱抚似的*和而宁静的声音: 【品味】 敌人都疲倦了,可见拷打时间之长、程度之重。 “Er hat schon genug!” 然后我坐了起来,桌子在我面前直晃。有人给我水喝,有人递给我香烟,但我捏不住它。 有人试着替我穿鞋,又说穿不上。然后又有人把我半搀半拖地带下楼梯,塞进汽车里,我们 就坐车走了。有人又把手枪对准我,我觉得好笑。我们从一辆扎着白色花彩的婚礼电车旁边 经过,但也许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热病,也许是临死前的痛苦,或者就是死的本身。濒 临死亡本来是沉重的,但这次我竟毫无沉重之感,它轩得像一根羽毛,只要呼出一口气,一 切就都完结了。
6

【品味】 “濒临……完结了”,表现了作者面对死亡的轻松,突出了作者崇高的精神 境界。
完结了?还没有,总是完不了。这会儿我又站了起来,真的站起来了,自个儿站着,不 用旁人搀扶。我眼前是一面污黄的墙,墙上溅了些什么?好像是血……是的,这是血,我抬 起手试着用指头去抹它……抹着了,还是新鲜的,我的血……
有人从背后打我的头,命令我举起手做一蹲一起的动作:做到第三次时,我倒下了…… 【品味】 画线句说明“我”受到的折磨的程度之重。 一个高个子的党卫队队员站在我跟前,踢了我几脚,想把我踢起来。这有什么用呢?又 有人向我泼凉水,我坐起来了,一个女人给我药吃,问我哪儿痛,这时我感觉到我的全部疼 痛是在心上。 【品味】 “这时……心上。”这里的疼痛不是一般的肌肤之痛,而是为人民受难而 感到的深沉的痛苦。 “你没有心。”高个子的党卫队队员说。 “呵,我有心的。”我说。我因为还有足够的力量来捍卫自己的心,而感到一种突如其 来的自豪。 【品味】 画线句是文章的点题句。“我有心的”是指精神上的心,是爱国之心,坚 定之心,胜利之心。 后来一切又都消失了:墙壁、拿药的女人和那高个子的党卫队队员…… 现在我面前是敞开着的牢房的门。一个肥胖的党卫队队员把我拖进去,脱掉我那撕成碎 片的衬衣,把我放到草垫上,摸了摸我那被打肿的身子,吩咐给我裹伤。 “你瞧瞧,”他摇晃着脑袋对另一个人说,“你瞧,他们干得多利落!” 然后又是从远方,从那遥远遥远的地方,我听到了一个像爱抚似的*和而宁静的声音: “他活不到明天早晨啦。” 还差五分就要敲十点钟了。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个美丽而温润的春夜。(④作 者企盼死亡是不是说作者不热爱生活?) 【品味】 首尾呼应,说明拷打时间经历了二十四小时,正是为了同胞们过上这种“美 丽而温润的春夜”,作者才甘愿奉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段解】与开头呼应。这是一种反衬,正是为了这样美好而宜人的夜晚,同胞们能够和 *地生活,享受生活的美好和温暖,英雄才慷慨赴义,奉献出自己美好的生命。 答案速查 ①“我”之所以去秘密会面,主要是不想让两位好心肠的主人产生不必要的
7

担忧。这表现了作者对革命同志的体贴和关心。②“我早就料到了这一手”,说明作者对敌 人折磨自己的手段早有准备,也对自己所面临的危险有明确的认识,做好了牺牲自己、保护 同志的准备。③作者在敌人的酷刑之下,意识还是清醒的,他还在惦记着自己的同胞,在想 着他们都在干什么,应该干什么,这些都是作者的想象,表现了作者和同胞息息相关的、心 心相通的感情,这也是作者能忍受酷刑、不怕牺牲的动力。④作者对死亡的企盼并不是他不 热爱生活、不热爱生命,实际上,文中处处流露着作者对生活的热爱。如关于工人*唷⒑ 子上学、情人话别的联想,在面临死亡时还说“一个美丽而温润的春夜”等。生活中美好的 东西牵动着作者的每一根神经。可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是不会因为对美好生活的留恋而放 弃信仰、出卖灵魂的。作者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向敌人投降,出卖自己的同志、组织来换取 自己的生命和自由;一是死亡。很显然,作者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死亡,与其受尽百般折磨, 不如牺牲以便获得彻底的解脱。
8

9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